设置

关灯

第4页

    他是一个透明人 作者:三道
    第4页
    整整一个半小时,两人都没怎么说话,等到江母敲门提醒江遥该回家时,江遥还有些意犹未尽。
    离开时,谢母笑问,“明天跟小谨一起上学好吗?”
    江遥下意识看向谢知谨,谢知谨也在看他,他见谢知谨没有反对的意思,慢慢地点了下脑袋。
    这一点头让江遥接下来四年多上下学的路上不再是孤零零一人。
    他希冀着往后的道路都能有对方作伴。
    而现在高考结束了,他和谢知谨也即将踏上新的人生旅程……
    江遥按响谢家的门铃,回忆被响亮的铃声驱赶,而后,谢知谨出现在江遥的眼前。
    他跟着谢知谨进屋,谢母张罗着在切蛋糕,见到他热情地招呼他过去分食。
    甜腻的蛋糕吃进嘴里,他满足地弯了弯眼睛。
    吃了一小块蛋糕后,江遥和谢知谨到房间里打游戏。
    两人坐在毯子上,江遥时不时偷瞄谢知谨线条分明的侧脸。
    也许是刚从紧绷的环境里解脱出来,他们对外界的一切都有些意味索然,玩了半小时,谢知谨就丢了手机,靠在床沿微闭着眼睛。
    江遥也关掉手机,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都空落落的,他想起藏在心里的事,小声说,“谢知谨,我还没送你毕业礼物呢,你想要什么啊?”
    谢知谨半阖的眼微抬,慢悠悠地望向江遥,“我不缺什么。”
    江遥执着道,“可我想送你。”
    “我要的你给不了。”
    江遥黑白分明的眼睛写满真诚,“你说说看。”
    只要是谢知谨喜欢的,他都会想办法送给谢知谨。
    谢知谨沉默半晌,总是淡漠的眼睛里泛起江遥看不懂的涟漪,终是开口,“江遥,你知道做爱是什么感觉吗?”
    直白的词汇让江遥满脸通红,他微微张了唇,呆呆的说不出话。
    可谢知谨夷然自若,没有半点儿不好意思,仿佛只是在问江遥你今天吃饭了吗。
    谢知谨的语气罕见地浮现出些微好奇,“我想试试。”
    作者有话要说:
    小谢:攻略老婆第一步,哦,不用攻略,笨蛋老婆喜欢我。
    第3章
    房间里陷入诡异的安静中,江遥的耳朵尖爬上一抹红,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试……试什么?”
    谢知谨没说话,眼神含了点浅淡的笑意。
    江遥反应过来自己问了多么愚蠢的问题,像是被放进高压锅里,脑袋上噌噌地直冒热气。
    他不敢看谢知谨的眼睛,低头盯着地毯的某一角,喃喃问,“你交了女朋友吗?”
    谢知谨回答得很干脆,“没有。”
    江遥疑惑地眨眨眼,“那怎么……试?”
    谢知谨在江遥的世界里投下一颗重磅炸弹,“不是和女孩子。”
    江遥猛然抬起眼,震惊地瞪着眼睛,他五官秀气,眼尾偏圆,这样的动作让他看起来有种说不出来的娇憨,就像是夏日里一颗迟迟未成熟的涩果,带着不谙世事的天真,凑近了去闻还能嗅到酸甜的果香。
    如果当季的果子还不能采摘是需要采取某种手段催熟的。
    江遥好不容易才消化谢知谨的话,“你喜欢男生?”
    谢知谨没有隐瞒,轻轻嗯了声。
    江遥跟谢知谨交友近五年,从没有听说过对方喜欢同性的传闻,可谢知谨却毫不避讳地告诉了他,这是不是代表着,他在谢知谨心里是值得信赖的朋友呢?
    江遥为能得知谢知谨的秘密而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昂奋,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开解自己的朋友,在脑海中极意搜刮着字句,“现在社会开明了,喜欢男生或者女生都可以,嗯,就算你喜欢男孩子,也没什么的。”
    谢知谨因他傻里傻气的安慰勾了勾唇角。
    江遥嘴拙,憋不出太多的话,又绕回来一开始的话题,“你想和男生试吗?”顿了顿,忍不住问,“男生和男生,怎么……呢?”
    问出口他就后悔了,他从未和谢知谨聊过这么隐私的话题,这样问会不会太冒犯对方?
    幸而谢知谨没有介意,甚至好心地反问,“你想知道?”
    江遥点点头,又摇摇头,还想不出回应的话,谢知谨已然起身拿放在桌上的笔记本又坐了回来。
    江遥看着对方打开了一个网页,呼吸不自觉放缓了。
    谢知谨点开某个视频,却没有立刻点播放,而是一只手环住江遥的腰,将人往自己的方向带,近乎是把江遥半抱在了怀里。
    江遥从来没有跟谢知谨这样亲密过,谢知谨有点洁癖、也不爱跟人离得太近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因此即使作为朋友,在和对方相处的过程中他会有意无意地跟保持恰当的社交距离。
    可现在谢知谨却半搂着他,甚至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他能感受到谢知谨呼洒在他耳边温热的呼吸,像是一把羽毛扇,若有似无地拂过他的皮肤,带来酥麻感。
    他就这样靠着谢知谨,看谢知谨点了播放键。
    屏幕里出现两个模样帅气的男人,正在说着话,江遥心跳声太快,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可是说没几句,两人就搂在一起忘情地接吻,继而倒在了床上……
    相机拍摄的画面过于高清,暧昧的声音如同扑扇的蝶往江遥的耳朵里钻,他想闭上眼睛,关上耳朵,可过于震撼的视频却让他的脑袋似是超负荷运载的机器,只能一动不动地接触全然陌生的领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