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7页

    他是一个透明人 作者:三道
    第97页
    而江遥在江母的强烈要求下,加入了浩浩荡荡的考公大队伍中——似乎在父母看来,得有编制才是正经职业,其余的工作都要往后靠。
    江遥本身并不排斥考公,对他来说,无论做什么都是一份工作,如果能考得上,安安稳稳过一生也不错。
    他正是兀自想着,一双有力的臂膀从后环住他的腰,他抬眼在镜子里瞧见贺鸣微微闭着眼,将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很是惬意的模样,朝他微微撅嘴索吻。
    两人交换了个湿吻,在外的谢知谨见到二人腻歪的模样,淡道,“叔叔阿姨快到校门口了。”
    江遥听罢,躲着贺鸣的吻,喃喃道,“不亲了……”
    贺鸣啵的一声亲在他脸颊上,弯了弯眸,“待会带我见你爸妈。”
    江遥一想到等会谢知谨和贺鸣会同时出现在长辈面前就焦虑得心跳加速。
    在同学朋友眼中,他和贺鸣是黏黏糊糊的情侣,但父母却以为他只是在跟谢知谨谈恋爱。
    谢家已经接受了他们两个的事情,而江母嘴上不说,心里仍在希望江遥能谢知谨分道扬镳。
    这次江母来毕业典礼,还是江遥求了又求,母亲才答应的。
    江遥和贺鸣的事情自然不能让长辈知道,别说是长辈,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会觉得他们这样的关系是畸形的,他们只能藏着掖着,绝不能有见光的那日。
    可江遥也不会拒绝贺鸣要见长辈的要求,至少在父母面前可以用朋友的身份介绍贺鸣。
    他朝贺鸣点了点脑袋,三人这才出门。
    春末的天带点凉意,偌大的校园到处都是参加毕业典礼的学生和家长,江遥和贺鸣穿着衬衫,学士服拿在手里,看起来极为登对,时不时有认识的人跟他们打招呼,不多时就撞见特地回来参加干事毕业典礼的李维。
    快一年不见,李维还是大大咧咧的模样,围着贺鸣和江遥打转,竖起大拇指,“你俩,是这个!”
    又笑着对谢知谨说,“前两天还和那谁说起你,听说让人闻风丧胆的林老都对你赞不绝口,你行啊知谨,以后要是我惹上什么官司,一定找你咨询,能给个友情价,打个五折吗?”
    林老是谢知谨的导师,他听过笑笑,“最近工作顺利吗?”
    “别说了,动不动就加班,不是996也没差了。”李维愁眉苦脸,扒拉着自己的头发给江遥看,“都快谢顶了。”
    江遥忍俊不禁,道,“谢知谨说你交女朋友了。”
    李维嘿嘿一笑,“我们部门部花,厉害吧,等过两年摆喜酒你几个一定要来,特别是你和贺鸣,你俩结不了婚,不用我出份子钱,我专坑你们这种……”
    谢知谨打断他的话,问江遥,“叔叔阿姨到了吗?”
    江遥这才赶紧看手机,发现母亲五分钟前给他打过电话,他连忙回拨,得知母亲已经到校门口,跟李维告别去接父母。
    远远就瞧见父母拿着花在校门口等他。
    江遥小跑过去,笑着喊,“爸妈,你们来了。”
    江母把花塞给他,今日是好日子,她态度也不似平时那么冷淡,把花递给江遥,说,“毕业快乐,长大了,以后别蹦蹦跳跳的,稳重一点。”
    江遥哦了声,说话间,谢知谨和贺鸣已经到了。
    江遥心都跳到嗓子眼,正想跟父母介绍贺鸣,贺鸣已经笑吟吟道,“阿姨,我是贺鸣,好久不见。”
    江母是知道贺鸣这个人的,“我记得,小时候江遥常常带你来我家吃饭。”
    “是啊,阿姨做的饭可好吃了,我记到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可以再尝一尝阿姨的手艺。”
    贺鸣外形出众,嘴又甜,一会儿夸江母做饭好吃,一会儿夸江母这么多年来没有变化,人都喜欢好听话,不用江遥介绍,贺鸣就已经把江母哄得眉开眼笑。
    江遥悄悄在心里松口气,转眸一看,谢知谨抿着唇,似乎想要插嘴,但又找不到空隙的模样,最终只能朝江父说,“叔叔,等江遥拍完毕业照,我带你们参观学校吧。”
    江母因为江遥的事情,这几年对谢知谨不冷不淡,这会儿有了善言的贺鸣在,更是把谢知谨当成透明人。
    很快就到了江遥学院拍毕业照的时间点。
    谢知谨给江遥整理学士服和学士帽,江母就在一旁看着,脸色稍缓,这才说,“你妈妈捎了点东西给你,我放在车里,等晚点去拿。”
    谢知谨微笑道,“谢谢阿姨。”
    江遥站上拍照的架子,到处都是乌泱泱的人,他在人群里找到谢知谨和贺鸣的身影,贺鸣对他比了个笑的动作,他咧开嘴,做了个剪刀手的动作。
    献花环节谢知谨和贺鸣都上来了,江遥一手环着一束花,听见谢知谨对他说毕业快乐。
    去年的这个时候,谢知谨毕业献花的人太多,江遥差点挤不过去,是谢知谨探过半个身子,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腕,接了他的花,那束花插在单间的花瓶里,谢知谨细心养了一礼拜才枯萎。
    他看看谢知谨,又看看贺鸣,笑容更甚。
    一天忙碌而又充实,江遥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贺鸣给江母留下了极好的印象,傍晚送父母走的时候,江母还让贺鸣找个时间去家里吃饭。
    江遥目送着父母的车子远去,累得长出一口气。
    贺鸣一把勾住他的肩膀,说,“我觉得阿姨很喜欢我呢,等放假我去你家玩好不好?”
    --